五百年來,人們是如何發現達·芬奇的?



500 年間,隨著對達芬奇的不斷挖掘, 人們對於他的認識相比 500 年前其實已經 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原來,《蒙娜麗莎》《最 後的晚餐》等無人不曉的畫作,僅僅展示著 列奧納多創造力的冰山一角。除了是畫家, 他還是發明家、醫學家、生物學家、地理 學家、音樂家、哲學家、詩人、建築工程 師、軍事工程師......身兼數職甚至幾乎無 所不能的列奧納多,簡直算得上最早的“斜 杠青年”。未來,列奧納多還將有更多的“遺 產”逐漸浮出水面,關於這位神一樣的人物, 或許還將有更多的秘密等待著人們發現。

異想天開的魔法師? 人們只知道他總是將精力花費在許多奇 怪的研究之上,卻未曾覺察到他“異想天開” 的研究範圍與卓越洞見從 16 世紀起,人們主要從《名人傳》作 家喬爾喬·瓦薩里的論述中認識列奧納多, 瓦薩里讚歎他的才華,感嘆他擁有美妙的天 資,是一位集美麗、嫵媚、才能於一身的人: “這樣的人無論做什麼事情,他的行為總 是值得讚賞,人們很覺得這是上帝在他靈 魂中活動,他的藝術已不是人間的藝術了。 列奧納多正是這樣的一個人。 ”

列奧納多的腦子裡總是飽含各種奇思妙 想。一次法蘭西國王來到米蘭,要求列奧 納多做一些古怪的東西。這當然難不倒列 奧納多,他把自己關在房裡思考了幾天, 製作了一隻獅子。獅子看上去器宇軒昂, 十分生動,圍觀的人們先是讚歎其樣貌逼 真,隨即又不免疑惑,按照列奧納多的性格, 事情應該不會這樣簡單吧?人們朝著獅子 緩緩走了幾步,突然獅子胸膛裂開,裡面 竟然裝滿了美麗的百合花,這個小靈感引 得法蘭西國王大笑不止。

當然,瓦薩里見到列奧納多總是將精力 花費在這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上,未免覺得也正是列奧納多研究範圍之豐富,涉獵內容 之廣,加上他精益求精的性格,使他常常無 法按時完成贊助人的訂單,戈利諾·偉里諾曾說道:“也許列奧納多·達·芬奇超過了其 他所有人,但他不知道如何使手離開畫布, 而像普羅托格尼斯一樣用多年時間完成一 件作品。”一位叫做伊莎貝拉·德斯特的女士 也曾在信中表明自己為求得一幅列奧納多 作品的無望心情:“因為列奧那多正在努力 鑽研幾何學,而沒有耐心作畫。”



依據測量和推理的科學家? 也常常因為他那一絲不苟的科學精神,促 使他手中的研究與繪畫無法繼續完成下去 列奧納多的筆記在維多利亞女王時代陸 續得以出版,人們因此開始修正對於他的固 有印象,並將他與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相聯 繫起來。用文化史家雅各布·布克哈特的話 說,列奧納多處於經歷了黑暗的中世紀之後 的“發現了人,發現了世界”的時代,於是他 便成為了這一時代的典型案例,被冠以意大 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天才”。

雖然列奧納多接納了許多基督教作品訂 單,但他那數量龐大的筆記表露出他對科 學世界極為濃烈的興趣。在 16 世紀的意大 利,一位科學愛好者總是將自己包裝成一位 虔信宗教的畫家以求自保。畫家這一職業地 位在當時並不高,列奧納多認為這是因為那 時人們對於沒有科學就沒有藝術這一基本 真理普遍無知,繪畫不單單是技藝,如果畫 家對於自然沒有深刻的領悟,是無法創造出 真正的藝術的。列奧納多顯然是一個頗有抱 負的藝術青年,他要求自己“博通”,他對知 識的渴求永無止境,不僅擁有大量的書籍, 還自學拉丁語。列奧納多專注力驚人,正是 這種專注力使他能夠深入地研究一棵樹、一 塊肌肉或是一個水果。也常常因為他那一絲 不苟的科學精神,促使他手中的研究與繪畫 無法繼續完成下去。

列奧納多的筆記由後人根據不同內容整 理成冊,其中有一本名為《繪畫論》。這本 冊子的神秘彙編者被認為是列奧納多的同 伴與合法繼承者弗朗切斯科·梅爾奇。雖然 筆記的前後順序並不正確,甚至有很多自相 矛盾的地方,但能夠證明的是列奧納多對 山、水、樹、雲這些自然之物有過深入的研 究。

例如,列奧納多曾經問自己: “為什麼遠山山頂的山色顯得比山腳更 深?”他最初給出的回答是因為空氣厚度的


列奧納多所繪之物真的是依靠他雙眼所看 的經驗加以再現的嗎? 我們同樣可以運用列奧納多研究山川的筆 記作為例證。他畫出一幅示意圖,圖中有三 座山,彼此距離相同、高度不同。列奧納多 自己補充說明道:

“不可能向眼睛展示這樣一種佈局,因為 如果眼睛和山頂處於同一高度,那麼第一座 山就會擋住其他兩座。”

列奧納多時常強調,藝術家需要推理和測 量,而不是單純依靠觀察。或許會有人問為 什麼列奧納多在《蒙娜麗莎》與《聖安妮》 兩幅畫的背景上並沒有畫出他所認為的“山 頂顏色更深”的景色效果,而是呈現出光的 閃動和薄霧籠罩的效果。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