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變暖的衝擊 科羅拉多河將以水資源換現金

Updated: Aug 28, 2019


說到全球變暖帶來的洪水和乾旱的雙重衝擊,今年過多的水對美國農業的影響最大,中西部的農民被密西西比河流域的洪水淹沒。


但是在西南部,水資源的日益匱乏威脅著農業經濟,威脅著4000萬美國人的福利,威脅著整個國家的部分糧食供應。


全長1450英里的科羅拉多河是7個州的水源,但是氣候變化和過度使用導致河水水位急劇下降。根據美國地球物理聯盟水資源研究,從2000年到2014年,流量比20世紀的平均水平下降了19%。預計到2100年,河流流量可能下降55%。


淡水面臨的威脅當然是全球性的。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報告稱,由於全球變暖,數億人的用水面臨風險。沿著科羅拉多河,氣候變化也造成了損失,導致了氣候的變化——從周期性乾旱到水資源的永久減少。


隨著西部大城市紛紛要求分得這條河流日益減少的供應份額,擁有寶貴所有權的沙漠農民正在進行數百萬美元的交易,以拖延這一不可避免的局面。這是歷史操縱的迴聲,很久以前,這條水道,大峽谷的雕刻者和美國西部的象徵,被歷史操縱。但如果河水繼續下降,就需要採取更激進的措施來保護剩餘的水源。


自19世紀以來,科羅拉多河的最大使用者一直是農民,他們將加利福尼亞和亞利桑那州數百萬英畝的無情土地變成了從太空中可以看到的綠色和棕色的混合體。一個世紀以來,他們的供水一直受流域沿岸各州之間的協議控制。但水資源本身是由國家行政人員根據“先到先得,先到先得”的機制分配的,這種機制甚至更古老,可以追溯到美國內戰後的幾十年。


20世紀20年代,當各州聯合起來簽署一項分割這條河的權利的條約時,他們的行動是基於對可獲得水資源數量的過於樂觀的評估。因此,從一開始就在“八球”背後,自那以後幾十年對水的需求不斷增加,造成了這樣一種局面:從河裡抽出的水比流入河裡的水還多。今年3月,由於這條河的主要水庫目前還不到總庫容的一半,聯邦政府即將介入,各州達成了一項臨時協議,以減少河水的使用。


但在2026年,當一項長期協議必須達成時,一個更為嚴峻的算總賬迫在眉睫。科羅拉多河為十分之一的美國人提供飲用水,其中許多人生活在拉斯維加斯、洛杉磯、丹佛和鳳凰城等城市。據倡導組織美國河流(American Rivers)稱,美國90%的冬季蔬菜都是在這裡種植的。當更廣泛的妥協達成時,它可能會改變整個地區種植糧食和用水的方式。


“這並不是說一個州使用的水比他們應該使用的多:每個州都在使用他們在《協約》下合法有權使用的水,西方資源倡導者的水資源政策分析師約翰伯格倫( John Berggren)說“,當你把製度化的過度使用和不斷加劇的氣候危機結合起來時,你就會遇到“問題”。


科羅拉多河權利的“第一時間”開始於19世紀末,被稱為優先佔有。申索人通過改道使河水得到有益的利用(例如,通過農業或採礦),可以繼續永遠得到他們一直擁有的同樣數量的水,或將這種“優先權利”作為一種財產形式。然而,隨著加州等經濟增長較快的州積累了更多的債權,經濟增長較慢的上游州擔心自己會被排除在外。


1922年的《科羅拉多河契約》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這項協議意味著,每年將向上游盆地(科羅拉多州、懷俄明州、猶他州和新墨西哥州)和下游盆地(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尼亞州)分配約750萬英畝英尺的水(相當於一英畝土地被1英尺深的水覆蓋,即32.6萬加侖)。由於這條河從北向南流動,上游流域國家有義務確保下游流域國家得到應有的補償。


自1989年以來,較低的流域國家經常使用比它們在《協約》中所佔份額多得多的資源。隨著農業和大城市的擴張,通過開發米德湖和鮑威爾湖的大型水庫,赤字得到了彌補。這條河很久以前就不再流入加利福尼亞灣,而是逐漸消失在墨西哥沙漠中。隨著水位繼續下降,氣候變化加劇了河流的壓力,較低的盆地進行了新墨西哥大學水資源項目主任約翰·弗萊克(John Fleck)所說的“事實上的優先撥款”。


隨著西部城市的發展,科羅拉多河也面臨著更多的需求。但與許多沙漠農業社區不同,城市地區在水資源保護方面取得了巨大進展。舉例來說,拉斯維加斯付錢讓居民拆除草坪,洛杉磯計劃到2035年100%回收廢水。


但這還不足以減緩這條河的消亡,因為它的70%都流向了農業。亞利桑那大學(University of Arizona)的董事教授羅伯特·格倫農(Robert Glennon)表示,需要提高沙漠農場灌溉作物的效率,以及向城市地區轉移水資源的互利項目,為未來的干旱尋求保險。


對於排在水權清單後面的農村社區來說,科羅拉多河日益嚴重的水資源短缺已經成為一種生存威脅。亞利桑那州的皮納爾縣位於鳳凰城和圖斯康之間,是一個農業社區。在這裡,農田休耕不是為了賺錢,而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水。


另外,皮納爾縣四個灌區的總法律顧問保羅•奧梅(Paul Orme)表示,計劃中的水資源削減可能會迫使當地農民將多達40%的土地閒置。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