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就業環保新法救經濟 勞工抗議延燒

疫情重創經濟,印尼政府加速鬆綁勞動及環保法規,日前突襲通過新法,盼改善投資環境增加就業機會,卻引發大規模抗議,遭質疑修法犧牲勞工權益及環保,爭議恐持續延燒。


印尼政府年初提出創造就業綜合法案後,民間抗議聲浪不斷,勞工團體多次上街表達不滿。

因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可能導致經濟陷入衰退危機,印尼政府加速立法腳步,國會5日趕在全國性大罷工前夕審查完法案。印尼請願網站當天發起拒絕創造就業綜合法案的連署迅速累積逾120萬人支持,各大城市爆發罷工示威潮。


在國會審議前,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重要幕僚、海洋事務統籌部長盧胡特(Luhut Panjaitan)指出,政府因處理武漢肺炎疫情,這項法案自4月延宕至今。該法案是促進投資的關鍵,幾經協商,全國8大主要工會組織中有6大工會組織同意立法。


不過,由印尼工會聯盟(KSPI)、印尼工人工會聯合會(KSPSI)等團體發動的罷工6日在各大城市許多工業區吸引成千上萬勞工參與。參加罷工的勞工們不畏疫情,高喊要推翻創造就業綜合法案。


發起單位事前統計,有超過200萬勞工登記參加罷工。在西爪哇萬隆(Bandung)、中爪哇三寶瓏(Semarang)等地區,今天仍有抗議活動。


在唐格朗(Tangerang)抗議的勞工安提斯(Antis)6日受訪說,政府提出法案後對勞工的訴求就一直「躲躲閃閃」,好幾次更改協商地點,不願讓工會參與。


安提斯指出,勞工原計畫6日起罷工3天,並且8日集結到國會陳情,國會卻突然在5日提前通過立法,「絲毫不讓我們有抗議的機會」,完全不聽勞工的聲音。


印尼工會聯盟副主席伊斯萬(Iswan Abdullah)指出,創造就業綜合法案大砍2003年勞動法的多項勞工權益,降低勞工保護標準,將對印尼勞工帶來「災難性影響」。勞工不反對投資,「我們歡迎投資,但同時也要保護勞工的權益和福利」。


根據工會及印尼媒體報導,新法實施後,勞工的資遣費將從現行最高32個月薪減為25個月;工時不再受限每週40小時以及每天和每週最長加班時數規定,工時將更有彈性,也將影響到加班費。


此外,各縣市不再制定最低工資,而適用各省的最低工資將使部分縣市的最低工資降低;企業可持續以契約方式雇用同一名員工,不受最長3年限制,這可能讓員工永遠當契約工,無法成為正職員工;可雇用外包員工的企業也不受限於保安等5個類別。


除了勞動法規,創造就業綜合法案通過也影響環保及稅務等超過70個法律,主要目的是降低投資障礙,方便投資者取得土地及相關證照。這部分引起環保團憂心將弱化環境影響評估的把關機制,不利環境永續發展。


印尼綠色和平資深森林專員亞塞普(Asep Komarudin)7日對中央社指出,現行法規有很多嚴格確保環境保護的條文都因創造就業綜合法案通過而遭廢除,例如未來有些投資案可不經環境影響評估,環評也將限制只有受影響者才參與,不再開放公民參與。


亞塞普說,根據創造就業綜合法案,未來開發案與環保衝突時,被視為與國家策略發展相關的計畫都要給予優先考量,主導開發的國家與企業肯定會持續與原住民族發生衝突,巴布亞(Papua)、加里曼丹(Kalimantan)、蘇門答臘(Sumatra)等地的林地面積可能會再減少3成以上,「我們非常擔心」。


對於這項立法,在印尼投資紡織業超過40年的台商宋培民6日指出,印尼討論相關修法已經10多年,制定現行法規的前勞動部長出身工會,對資方非常不友善,包括資遣費等,有很多不合理的規定;新法較以前寬鬆,有利改善投資環境。


不過宋培民說,印尼的特色是人口年輕、市場大,人口紅利高,到印尼投資不應只想利用廉價勞工做代工出口,投資要考慮的也不只有勞動法規,還有申請證照、土地取得等面向。但是,單就勞動法規來講,這次修法對投資者的幫助相當多,「最起碼不穩定或者不清楚的部分,現在已經有比較好的規範」。


受疫情影響,印尼今年第2季國內生產毛額(GDP)較去年同期縮減5.32%,是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以來的首次負成長,第3季也不樂觀。若連續萎縮,可能進入經濟衰退。


印尼失業人口已新增370萬人,失業率超過8%。9月的貧窮人口較3月新增160萬,達到2600萬人,占總人口的9.78%,預計到年底會攀升至11.5%。


印尼政府盼創造就業綜合法案讓國家走出經濟陰霾,但工會、學生、跨宗教組織等民間團體認為發展經濟不應犧牲社會正義。印尼民間團體可能要求憲法法庭審視這部法律,尋求駁回立法的可能性。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