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羅拉成為科羅拉多州首個禁止 “no-knock” 突襲搜查令的城市



周壹(10月19日),奧羅拉市的領導人們投票決定禁止警察進行“不敲門”(no knock)突襲,這在科羅拉多州還是第壹次。奧羅拉市領導們采取的這個最新舉措是對此前受到全國關註的警察執法策略的回應。


奧羅拉市議會以7票贊成、3票反對的結果禁止警察在未先表明自己是執法人員的情況下強行進入房屋。今年3月,布倫娜·泰勒(Breonna Taylor)在自己家中睡覺時被警方開槍打死。隨後,女議員安吉拉·勞森(Angela Lawson)提出了這項措施。關於警察在進入泰勒位於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的住所之前,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壹直存在爭議。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科羅拉多州分會的法律主任馬克·西爾弗斯坦(Mark Silverstein)說,他的組織早就對禁止敲門令發出了警告,不僅對目標房屋的居住者,而且對警察本身都構成了危險。


西爾弗斯坦表示,這類搜查令在科羅拉多州造成了特別的危險,因為科州1985年頒布的《讓我的壹天》(Make My Day)法律允許房主在認為入侵者意圖犯罪並使用武力時,出於自衛開槍打死入侵者。


“如果有人踢開妳家的門,妳有權向闖入者開槍,”西爾弗斯坦說。


但是奧羅拉市議員格魯伯表示。去年,奧羅拉市在處理伊萊賈·麥克萊恩(Elijah McClain)的致命逮捕以及隨後因他的死亡而引發的抗議活動時,警察隊伍壹直受到密切關註。


他說:“我們的議會出臺了壹個又壹個敵視警察的法令,這對科市的犯罪活動產生了重大影響。這樣很可能會導致犯罪率上升,逮捕率下降。”


奧羅拉市的數據顯示,今年到9月中旬,謀殺、攻擊和性侵犯等重大暴力犯罪較2019年同期增長了近25%。與此同時,2020年同期的逮捕人數同比下降了35%。


據奧羅拉市的壹份備忘錄顯示,自2018年以來,法官已經向奧羅拉警方發出了10份不敲門的逮捕令,不過實際上只有5份以這種方式執行。


奧羅拉警察協會副主席道格·威爾金森說:“我們對極其危險的嫌疑人保留免敲門搜查令。”


“取消免敲門搜查令會讓這個社會對每個人都更加危險。如果沒有免敲門搜查令,SWAT更有可能不得不在控制更少的環境中與嫌犯對峙,這就增加了暴力發生的可能性。”威爾金森說。


奧羅拉警察局今年實施了壹系列改革措施,此前,包括科羅拉多州第三大城市在內的全國各地發生了針對警察暴行的街頭抗議活動。今年6月,該部門禁止了壓頸術,並規定,如果同事在接觸過程中違反了部門規定,官員有責任進行幹預。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