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美國內環境強化前 不簽任何貿易協議



美國總統當選人拜登日後對區域自由貿易協定的立場讓外界關切,不過拜登接受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專訪時闡明,在美國國內環境獲得強化前,他不會跟任何人簽署任何新的貿易協議。


包括中國在內的15個亞太國家11月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RCEP自貿區經濟總量將達26兆美元,並涵蓋約22億人口。美國國內與部分國家希望拜登上任後能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平衡中國在亞太區域的經濟影響力。


拜登接受「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電話專訪。據佛里曼表示,被問到能在當前如此詭譎情勢下勝出的感覺時,拜登打趣道:「能讓川普沒法再幹4年,我感覺像是為國家做了件好事。」


報導指出,拜登暢談了要怎麼跟共和黨勢力仍強大的參議院互動、想重回伊朗核子協議以及如何重塑美中戰略等議題。


就中國議題上,拜登表示不會馬上取消川普對中國銷美貨品加徵的關稅,也不會撤銷今年初雙方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協議內容要求北京2020年與2021年加碼採購2000億美元美國商品,但中國目前仍未能達標。


拜登說:「我不會立刻有新動作,對中國加徵的關稅將照舊。我還不打算將自己綁手綁腳。」

他說最先想做的是檢視現有的第一階段美中貿易協議,並聽取在亞洲與歐洲的傳統盟邦建議,「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制定出連貫一致的政策」。


「我想,最佳的對中國戰略,理應是我們所有的盟邦,或至少過去曾是我們的盟邦,均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線。修補與盟邦的關係進而達成共識,將是我上任後頭幾週的重點工作。」


川普聚焦於改善對中貿易赤字,但藉發動貿易戰尋求改善收效甚微。拜登表示,他的「目標是推動貿易政策以確實杜絕中國過去的做法,像長期以來竊取智慧財產、傾銷貨品、非法補貼企業、強迫美商技術移轉給國內企業等」。


面對與中國交往的難題,拜登的結論是:「一切單看影響力。在我看來,我們手上握有的籌碼尚不足應付。」要想創造更多影響力,國內民主、共和兩黨得先在部分優良的傳統產業政策上取得共識。藉大量由政府帶頭投資的美國研究、產業發展、基礎建設與教育,以站穩腳跟同中國競爭,而不是光靠嘴巴抱怨。


拜登說:「我想確保先在國內挹注資源,再來拚盡全力打贏這場仗。」他舉出能源、生物科技、高端原料與人工智慧將是未來政府大規模投資研究的重點項目。


「直到我們國內的勞工、教育面向獲得大量投資前,我不會同任何國家簽署新的貿易協議。」

在其他外交政策上,拜登也做重點宣示。首先是關於伊朗核武問題,拜登9月13日曾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發表相關立場,表明「若伊朗政府願回心轉意嚴守核武規範,美國將考慮重返伊朗核協議,作為後續談判的開端」,並解除川普政府對伊朗的相關制裁。

對此,拜登這次仍說:「這條路困難重重,但我的立場不變。」


伊朗核協議於2015年完成簽署,然而川普在2018年悍然片面率美退出,並單獨對伊朗石油重啟禁運制裁。川普稱伊核協議很糟,但歐洲盟邦或者國際監察單位並未支持川普的觀點。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