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機,你也許能活得更久


如果你和許多人一樣,你可能已經決定要少花點時間盯著手機看了。

這是個好主意: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我們在我們的智能手機上耗費的時間正在干擾我們的睡眠、自尊、人際關係、記憶、注意力持續時間、創造力、生產力以及解決問題和決策的能力。

但令我們重新思考與這些設備的關係的,還有另一個原因。通過長期提高身體主要的應激激素——皮質醇的水平,我們的手機可能會威脅我們的健康,並縮短我們的壽命。

到目前為止,大多數關於手機生化效應的討論都集中在多巴胺上,這是一種幫助我們形成習慣和上癮的大腦化學物質。就像老虎機一樣,智能手機和應用程序明顯是為了觸發多巴胺的釋放而設計的,目的就是讓我們難以放下手中的設備。

 這種對我們多巴胺系統的操縱,正是許多專家認為我們正在對我們的手機產生行為上癮的原因。但我們的手機對皮質醇的影響可能更令人擔憂。

皮質醇是影響戰逃決策的主要激素。它的釋放會引發一些生理變化,比如血壓、心率和血糖的飆升,這些變化會幫助我們對緊急的人身威脅做出反應並存活下來。

如果你的身體確實存在危險,比如一頭公牛正在向你衝來,這些反應將可以挽救你的生命。但我們的身體也會釋放皮質醇以應對情緒壓力,在這種情況下,心率加快並沒有多大好處,比如查看手機時發現老闆發來的一封憤怒的郵件。

4小時一天

如果這只是偶爾發生,手機引起的皮質醇激增可能並不重要。但據一款名為Moment的追踪應用顯示,美國人平均每天要花四個小時盯著自己的智能手機,而且幾乎時時刻刻都把它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正如穀歌在一份報告中所指出,其結果是,“裝有社交媒體、電子郵件和新聞應用的移動設備”會產生“一種持續的責任感,進而形成意想不到的個人壓力。”

“當你的手機在你的視線範圍內或附近,又或者當你聽到它,甚至認為你聽到它時,你的皮質醇水平就會升高。”康涅狄格大學(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醫學院的臨床精神病學教授、互聯網和科技成癮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rnet and Technology Addiction)的創始人大衛·格林菲爾德(David Greenfield)說。 “這是一種壓力反應,它讓人感到不舒服,而身體的自然反應是想要看看手機,讓這種壓力消失。”

雖然這樣做可能會讓你暫時平靜下來,但從長遠來看,它可能會讓事情變得更糟。每次你查看手機的時候,都很可能發現,一些其他的壓力正在等著你,這會導致皮質醇再次飆升,並產生另一種想要查看手機讓你的焦慮消失的渴望。如果這種循環不斷加強,將導致皮質醇水平長期升高。

而皮質醇水平的長期升高已被發現與多種嚴重健康問題的風險增加有關,包括抑鬱、肥胖、代謝綜合徵、乙型糖尿病、生育問題、高血壓、心髒病、老人失智和中風。

“我們所知的各種慢性病都會因壓力而惡化,”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兒科內分泌學榮休教授、《美國人心智的黑客》一書作者羅伯特·拉斯蒂格說。 “而我們的手機無疑在加劇這一點。”

不幸的是,建立健康的界限並不容易,畢竟這些設備是專門設計用來模糊這些界限的。但通過降低我們的壓力水平,建立健康的界限將不僅會使我們一天天感覺好起來。它可能真的會延長我們的生命。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