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定國: 小說使我念念不忘,它讓我感到自由

【中央社】小說一直使我念念不忘,畢竟因為只有它讓我感到自由,允許我大量說話,遠離俗世又能關懷他人,且又可以盡情擁抱我所牽掛的人。 ——王定國

 


 十七歲成名後轉戰商界,封筆二十五年重返文壇,台灣作家王定國於二零一三年復出後接連創作了數十篇小說,橫掃文壇十二項大獎,創下前所未有的記錄。然而他始終神秘。 《敵人的櫻花》是其首部長篇之作。故事描述一個男人失去妻子之後的自我追尋,主角只有四人:一對夫妻,一對父女,小說透過“我”與“敵人之女”兩個人的對話與回憶交織,緩緩揭開四個人糾纏半生的破碎真相。一個人在命運翻弄間,能努力什麼?又剩下什麼?王定國以深刻見骨卻不刻薄的敦厚筆調,真誠書寫生命中滿滿的愛與悲傷,柔軟與虛妄,而他也以這樣真摯的書寫,找回了那個最想見的“文學的自己”。


 [作者簡介]

王定國,1955年生,台灣彰化鹿港人,現定居台中。十七歲開始寫作即獲文壇矚目,後轉戰商界成為知名企業家,封閉二十五年後於2013年重返文壇,作品接連獲得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博客來年度之書、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等多個重要文學獎項,2015年獲頒第二屆聯合報文學大獎。已出版小說集《那麼熱,那麼冷》《誰在暗中眨眼睛》《敵人的櫻花》等。

 [編輯推薦]

 * 台灣最傳奇最神秘最低調卻人人都佩服的作家。王定國早在17歲即躋身文壇,日後卻投身建築產業,封筆25年於2013年復出,作品接連贏得眾多大獎肯定和讀者喜愛,彷彿是台灣文壇中一顆“震撼彈”,也深得作家楊照、陳列、賴香吟、周芬伶等的欣賞,然而王定國之所以成其王定國,恰是他不與時人“同步”的本質,他既不參與座談也不出席藝文活動,只專注在他筆下雪落無聲似的世界。

 * 文風獨特,借愛情故事書寫現代人的共同困境。王定國的筆鋒古典而精細,極擅長溫柔的玩轉情緒,情緒在他筆下就是有生命力的色塊。一個男子開了一間冷清的咖啡店,痴痴的等待出走的妻子回頭,困頓與光鮮,寂寞與熾熱,天真與世故,這看似普通的故事卻在王定國不動聲色的敘述中成為張力飽滿的愛情對決,營造出獨特的閱讀氛圍,令人欲罷不能。而故事中那些無法言說的困境、憂傷,不甘落寞的掙扎,和命運翻弄間想要抓住些什麼的愚勇,也彷若更深刻的隱喻。正如王定國自己所說:“表面上雖然寫愛情,著眼點其實為了掀開現代人的苦悶荒原。”

 * 獲選“誠品書店閱讀職人大賞”最想賣的書。 “誠品書店閱讀職人大賞”於2012年設立,旨在以職人的專業視角、閱讀主張,透過推薦、票選機制共同票選出年度最具代表性的圖書與作家。

 * 備受多項文壇重要大獎肯定:《敵人的櫻花》曾獲台北國際書展大獎、《亞洲周刊》華文十大好書等。王定國本人也於2015年獲頒第二屆聯合報文學大獎。

[名作家推薦]

王定國安安靜靜,不敲鑼不打鼓,單純只是用複出後寫的幾本小說,就證明了“悲情”並沒有被寫盡,對於被現實逼在窒息邊緣的人,我們知道的和認識的,都遠遠不夠。

——楊照

 最讓我難忘的,是王定國字裡行間所透露的這份高貴的不同凡俗。那是一種對世間人事物的持義用情,一種精神、品格、志節和氣度。

——陳列

 等秋子?等一個清白?等一個道歉?這些都太虛妄了。然而,一個人的虛妄偏偏是如此重要,以至於沒有等到人生是很難回航的。

——賴香吟

王定國二十多年封筆歲月,等待的“戈多”無他,“最想見的人”無他,是那個文學的自己。

——吳雅凌

王定國是個不追隨潮流,認真雕磨小說技藝的難得作家,他只抓住平凡人物的平凡掙扎,在小格局中用心刻畫,色彩、畫面、動作無一不講究,讓我們看到老派小說家的精細工序。他不只是在寫小說,更是在雕刻小說。 ——周芬伶



            【中央社】文字與圖片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