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算在日本:古老工具迎來新復活


日本京都——念題人以快進的速度念出數字,讓人想到拍賣師,每一串的長串數字都連到了一起。

短短幾秒鐘,上野大輝的右手便高高舉起,一副得意的樣子。他不僅聽到了每個數字,還把它們排列得出正確的16位數字之和:8186699633530061。

他全都是用算盤算的。

 憑藉這般高超的數學技巧,16歲的日本廣島高中生大輝在京都舉行的一年一度的聽心算賽事中奪冠。比賽中,選手只需將小珠子沿著木框內的木軸滑動,就能完成令人眼花繚亂的算術壯舉。

大輝身材瘦長,略帶青澀的少年模樣。他喜歡日本漫畫和幻想角色扮演電子遊戲。但過去的八年裡,他每天花三個小時練習珠算,算盤的日語發音是“soroban”。

“有時候我沒有興致,”他說。 “但是一旦開始得到正確答案,我就開始享受它。”

“我聽著,移動手指,在腦中重複數字,”他接著說,試圖解釋他是怎麼做到的。 “一聽到萬億或十億這樣的單位,我的手指就開始動。”

據日本政府估計,日本私立學校約有4.3萬名學生在上珠算高級課程,不過珠算協會表示,實際數字可能更高。許多人參加考試是為獲得被稱為“級”(kyu)或“段”(dan)的高級資格,這類似於武術中的段位。表現出色的選手可參加全國比賽。

本月早些時候,來自日本各地的800多名選手和一些來自韓國的選手聚集在京都一座禮堂,像優秀運動員一般接受挑戰。

最年輕的選手8歲,最大的69歲。他們用多達16位的數字進行著乘除運算,發出快速的咔嗒咔嗒聲,像夏天的傾盆大雨在房間裡蕩漾。

在一些比賽中,參賽者不用實體算盤,而是通過在腦中想像算珠,完成大量計算。

一名20歲的大學生獲勝者打破了自己創下的吉尼斯世界紀錄,他對禮堂前大屏幕上閃現的15個三位數心算求和——總共只用了1.64秒。

20世紀70年代末,教育官員急於提高國民的科學技術技能,大幅削減了珠算教學。

如今,文部省指定的教科書中只有幾頁與珠算有關。學生只在三四年級每年上兩小時的基礎課程。

但珠算教學的倡導者正在推動文部省更早地引入這種老式工具。

“對小孩子來說,在算盤上看到數字很容易,”此次京都大賽主辦方​​、日本珠算教育聯盟副會長岡久康夫(Yasuo Okahisa,音)說。

“不像計算機或計算器,你得用眼看算珠的移動,再用腦思考,然後移動手指,”岡久說,他在聯盟位於京都的辦公室裡撥動著一個超大算盤上的算珠。 “這是很基礎的學習過程。”

算盤由一串串算珠組成,每一串代表一、百、千等數值。每串最上面一顆代表5,下面4顆分別代表1。學生通過上下撥動算珠進行加減乘除運算。

一些教育者表示,教授珠算的主要是為了保存日本傳統文化。

但44歲的川口有佳子稱,深入學習珠算會得到一種成就感。她和47歲的丈夫川口吉春開著一所私立珠算學校,這樣的學校在全日本有大約6500所。

不久前的一個下午,在日本小學生暑假第一周,大約30名學生來到位於東京東部的這所學校。

一群5至9歲的學生擠在一個小房間裡,拇指和食指之間夾著算珠,低頭看著一張張運算難度不斷升級的表格。

川口有佳子坐在房間前側一張小桌旁。學生在前面排隊請求指點。

樓上,川口吉春在幫助學校裡最拔尖的學生,兩名准備參加京都比賽的小學女生。

在兩個半小時裡,他讓她們進行計時練習。她們額頭上掛著汗珠,快速進行大量的乘除運算,將串串數字相加,求得數字的平方根和立方根,小數點精確到萬億位,以驚人的速度撥動手中的算珠。

11歲的柴山仁子自幼兒園起就一直在學習珠算,她用兩根拇指撥動算珠,只聽得砰砰作響。當她把算盤放到一邊,做心算數學題時,她在空中旋轉著鉛筆,腦袋上下擺動,就像在聽音樂一樣。

“挺好玩,”仁子說,她每周有兩個下午和整個週六上午在川口夫婦的學校裡度過。 “我很有競爭力。我不想輸給任何人。”遇上稍久的車程,她喜歡在腦中把車牌號碼加起來。

在京都的比賽中,仁子專注而鎮定。聽心算比賽中,她努力想跟上念題人,但很快落下。 “我甚至不理解他們在說什麼,”她說。 “聽上去是一片‘哇哇哇哇哇’。”

她的母親、44歲的柴山路得子認為,仁子輕鬆應付比賽,可能會有助於她從容應對繁重的入學考試。但更讓她高興的,是女兒找到了自己喜歡的課外活動。

 就會做得越好,”柴山路得子說。“我真的很感激,仁子找到了她鍾愛的事情。 ”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