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第二年:科州醫療工作人員表示精疲力竭 並長期與精神創傷作鬥爭


疫情爆發一年後,幾名丹佛醫 療保健部門的工作人員在接受《丹 佛郵報》採訪時表示,他們長期 以來承受的巨大的壓力和精神創 傷,對並政府對疫情的控制感到 失望。

醫療工作人員在工作中面臨了 無數的生離死別,目前科州已有 6000 多人死於 COVID-19,全美 共有 547630 人死於 COVID-19, 而且疫情還沒有完全結束。

他們經歷了各種各樣的情緒: 恐懼、不確定、悲傷、疲憊和憤怒。 他們感到孤立和無助,他們的工 作意味著他們是病毒的潛在傳播 者,許多人都會擔心讓身邊親人生病。 總體而言,在大流行期間,許多人經歷了高度焦慮、抑鬱、失眠和 創傷後應激障礙。

但心理健康專業人士擔心,最糟 糕的心理健康情況還沒有到來,尤 其是那些經歷過更大壓力、見證過 疫情最悲慘時刻的醫療衛生保健 工作者。

醫療和衛生保健工作者也面臨 著過度疲勞和精神創傷的風險。後 者發生在他們的價值觀被與他們 的信念相衝突的工作決策所違背 的時候,比如當呼吸機和其他資源 短缺的時候,護士和醫生必須決定 誰能得到挽救生命的治療。治療 COVID-19 患者尤其具有挑戰性, 當病人有嚴重的症狀時,有可能在加護病房呆幾週都沒有改善。


丹佛健康中心 (Denver Health) 的重症護理護士賈斯廷·拉辛 (Justin Racine) 說:“去醫院給病 人進行 12、13 個小時的治療,第 二天再來的時候,病人的情況要 么惡化了,要么好轉了,要么什 麼都沒有,這讓人筋疲力盡。”“你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沒有幫助。” 醫療衛生保健工作者正面臨著巨大的壓力的心理亞健康問題, 但疫情的持續時間意味著人們很 難找到健康的應對機制,丹佛心 理健康中心的 Fisher 說。

“在許多情況下,他們目前的處 理方式是不夠的,現在他們必須 弄清楚如何管理這種新的壓力, 並創造一種幸福的生活方式。” Fisher 說。

0 views
  • Facebook Social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