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造成科州共1億美元零售損失,部分城市零售額卻上



疫情對科羅拉多州消費者支出的損失是不可否認的,但到目前為止,許多地方的零售銷售降幅低於預期,主要損失集中在依賴外來消費者支出的社區,部分地區的零售額甚至在增長。


零售額增長的地區

根據科羅拉多新聞聯合社(Colorado News Collaborative) 上報給科羅拉多稅務局的凈應稅零售銷售數據,今年1月至5月,與去年相比,科羅拉多市政當局獲得的零售銷售額減少了10億美元,降幅為2%。


但這個數字沒有顯示的是,根據州數據,在該州每壹個零售額下降的城市或城鎮中,就有另外兩個零售額上升。這壹比例同樣適用於縣級零售額,44個縣的零售額上升,20個縣下降。


疫情期間似乎已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消費者支出模式。有81個城鎮零售額損失23.6億美元。在這些損失中,有壹半來自丹佛,另外20%來自博爾德、孤樹(Lone Tree)、大樞紐(Grand Junction)和布雷肯裏奇(Breckenridge)。


不過,另外171個鄉鎮和城市的應稅零售額增加了13億美元,這很可能是在家隔離命令下達後沒有預料到的。


科羅拉多斯普林斯南部(Colorado Spring)噴泉市(City of Fountain)的財務主管約翰·劉易斯(John Lewis)說:“最初,我們估計會出現壹些大幅下降,因為我們不知道疫情會帶來什麼後果。”


然而,該市現在的處境出乎它的意料,噴泉市6月份零售稅同比增長了19%,而且可能不得不退還部分根據TABOR上限征收的額外稅款。


共有17個社區,大多位於Front山脈以東,規模較小。1月至5月,這些社區的零售額較去年同期增長了壹倍以上。Arvada的凈零售額增長最大,達7540萬美元,按該州的零售額計算,增長了13%。


“Arvada是壹個雜貨和汽油社區,”Arvada的財務總監布萊恩·阿徹(Bryan Archer)說。“我們最大的零售商都被認為是必不可少的。這些公司包括家得寶(Home Depot)、勞氏(Lowe 's)、好市多(Costco)、山姆會員店(Sam 's Club)、金會計師事務所(King Soopers)和西夫韋(Safeway)。


今年前三個月表現強勁的零售銷售在4月份確實大幅回落。但在5月和6月,它們又開始走高。如果不是因為汽車銷售,該市今年的稅收將會增加。汽車銷售屬於單獨的“使用稅”。


根據科羅拉多州汽車經銷商協會(Colorado Automobile Dealers Association)發布的《科羅拉多州汽車展望》(Colorado Auto Outlook),科羅拉多州消費者在2020年上半年的新車註冊數量比2019年上半年減少了16.7%,這意味著地方政府用於征稅的汽車和卡車數量減少了22,286輛。


Aurora 市數據

Aurora預算經理海斯(Greg Hays)說,包括聖誕節銷售和12月其他采購在內的1月份銷售稅收增加了11%,2月份增加了13%。3月份,銷售稅收上漲了1.7%,4月份又上漲了1.4%,可能是因為每個人都在購買衛生紙和洗手液,雜貨店的購買更加活躍。


6月份的數據有所回升,不過僅上升了0.1%。在該州大部分地區開始重開後,5月份銷售大幅下降的許多地方開始回升。舉例來說,5月份服裝店較去年同期下降了94%,但6月份僅下降了50%。


不過,和朗蒙特壹樣,該市的汽車銷量也出現了大幅下滑。當然,每個城市都在經歷住房稅收的不足。由於奧羅拉對食品雜貨不征稅,官員們也不指望在那裏補稅。



科州零售受災最嚴重的地方

疫情下的零售額,依賴本地居民零售消費的社區比那些依靠遊客和外來遊客的社區表現更好,那些擁有更多快餐和快速休閑連鎖店的商店比那些傾向於坐下來吃飯的商店境遇更好。


不過科羅拉多州大部分地區零售額意外增長,還是不足以彌補其他地區零售額的大幅下降。


科羅拉多州稅務局(Colorado Department of Revenue)的數據顯示,丹佛的零售銷售額從2019年前五個月的70億美元增至今年的58億美元,降幅為17%。首當其沖的是餐館和酒吧,下降了35.7%;服裝零售商下降35.4%;據紐約市的數據顯示,百貨商店下降24.6%,體育、愛好、音樂和書店下降23.6%。


這此的疫情在多個方面打擊了丹佛的經濟,把優勢變成了劣勢。旅遊業枯竭,城市的會議業務也消失了。文化設施和體育場館關閉,取消了這些參觀提供的銷售。居住在中央商務區和櫻桃河(Cherry Creek)的數千名上班族仍然窩在家裏,不去買午餐,不去購物,也不去享受下班後的快樂時光。


丹佛首席財務官Brendan Hanlon表示:“我們預計,2020年我們的普通基金收入將損失2.27億美元,我們認為至少需要到2021年才能恢復到疫情前的經濟水平。”


“市政府正動用所有可用的財政管理工具,在平衡預算的同時,努力維持我們的城市服務。”沒有聯邦政府的支持,地方政府的收入就會減少,這些財政狀況將導致市政預算大幅削減,這將直接影響到我們州和國民總體經濟。”



尋求幫助

零售稅和汽車銷售稅是大多數社區的主要收入來源,但不是唯壹的來源。僅僅因為許多地方的零售額比預期要好,並不壹定意味著整體稅收沒有下降。


例如,奧羅拉(Aurora)預計經濟衰退將繼續對其造成沖擊。根據今年4月完成的預測,該市2020年的稅收收入預計將減少約2,500萬美元,2021年將減少約3,000萬美元。


克利夫蘭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Cleveland)估計,科羅拉多州市政府本財年的銷售稅收入可能會減少3.77億美元,更依賴財產稅的縣將減少6,400萬美元,特別行政區將減少7,800萬美元。


而政府將無法支撐這些損失。同壹項研究估計,州所得稅損失2.07億美元,州銷售稅損失3.67億美元。


科羅拉多州市政聯盟(Colorado Municipal League)在7月的第壹周對其成員進行了調查,接受調查的99人中有80%表示,他們面臨平均17%的普通基金缺口。


旅遊業的下滑意味著酒店住客的減少,從而使住宿稅收空心化。娛樂設施關閉,意味著娛樂中心的訪問量和設施租金減少,從而降低了服務費。在接受調查的社區中,40%的許可證和許可費下降了,公用事業費用也下降了。


科羅拉多州市政聯盟執行董事凱文•波默(Kevin Bommer)表示,資金缺口如此之大,以至於該聯盟已加入同行的行列,遊說國會在下壹輪聯邦刺激計劃中為州和地方提供財政救助。


支持地方政府的問題在國會產生了分歧,民主黨人提議提供逾1萬億美元的援助,而共和黨人則猶豫不決,認為數額過高,擔心援助可能會彌補多年來糟糕的財政管理,包括填補資金不足的養老金。


記者聯系到的地方政府表示,他們正在盡可能削減成本,包括強制休假和推遲資本項目和設備采購。為了防止暫時的損失變成永久性的損失,壹些人將冠狀病毒救援資金用於支持小企業,直到銷售復蘇。


“他們正試圖在傷口上綁止血帶,希望很快就能得到緩解,”Bommer說。但有壹個嚴重的問題是,援助不會到來。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