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州農村地區大學缺乏COVID-19檢測能力,高等教育不平等的縮影

科羅多拉州亞當斯州立大學(Adams State University)校長謝麗爾·洛弗爾(Cheryl Lovell)懇求科州有關政府官員,幫助農村地區沒有經濟能力的學校負擔疫情開學之際COIVID-19測試費用。


洛弗爾表示,亞當斯州立大學以服務大量拉美裔學生和其他邊緣性的群體而聞名。但在開學之際,因為沒有足夠的財政資源,學校無法系統地測試學生、教職員工是否感染新冠病毒。


洛弗爾周五(8月28日)接受采訪表示:“不是每個人都住在州裏的大城市裏,在那裏妳幾乎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壹個免下車的測試地點。”


“我們學校有相當多的有色人種,這對我們的打擊更大,因為有色人種受到疫情的影響比白種人更大。” 學校所在地是科州農業勞動力的中心地帶。我們在農業方面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我們的大學在該地區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全球大流行的不確定性下,重要的是要記住,不是每個人的經歷都是壹樣的。”洛弗爾表示。


亞當斯州立大學的發言人克裏斯洛佩茲(Chris Lopez)說,自今年3月以來,為了阻止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科羅拉多各地的大學幾乎在壹夜之間轉變為遠程學習,但只有7名亞當斯州立大學社區成員接受了COVID-19檢測,其中壹人檢測呈陽性。


同時大的高等教育機構例如博爾德的科羅拉多大學(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擁有良好的資源和強大的財政能力,為學生們提供了成千上萬COVID-19測試。


而壹些在農村地區規模較小的高等教育機構擁有很少的資源,在農村地區無法測試足夠的學生,即便測試了也需要等待很長的時間。


科州高等學校COVID-19檢測能力上的差異再次提醒人們,科羅拉多州有限的高等教育經費造成了地區性的不平衡。這個制度雖然還在等待改革,但在很大程度上是根據學校的招生人數來發放資金的,這讓最需要幫助的學校處於不利地位。


財務緊張的亞當斯州立大學沒有壹個學生健康中心,只能依靠學生來監測自己的癥狀,然後向學校報告,隨後再轉到聖路易斯谷(San Luis Valley)的健康診所(Health Clinic)進行下壹步的治療。


科羅拉多州高等教育署(Colorado Department of Higher Education)執行主任安吉·帕喬內(Angie Paccione)表示,她正在與科州衛生部合作,幫助亞當斯州立學院校園社區制定壹套強有力的COVID-19檢測方案。


農村地區學校缺乏足夠COVID-19檢測資源

加大對亞當斯州立大學的支持力度是科州官員的首要任務,但其他規模較小的科羅拉多大學也在努力進行足夠的檢測。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普韋布洛校區(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Pueblo)COVID-19協調員唐娜·蘇德·霍奇(Donna Souder Hodge)表示,南校區沒有對這種新型冠狀病毒進行任何大規模或監測測試。


除了遵循聯邦、州和地方的公共衛生指南,例如在校園提供隔離室、日常健康檢查、體溫檢查和清潔規程,CSU Pueblo還為感興趣的學生、教職員工提供免費檢測。自上周約400名學生搬回校園以來,該大學已對20人進行了COVID-19檢測。這些檢測結果無壹呈陽性,但蘇德·霍奇(Souder Hodge)周四(8月27日)表示,在校外進行的壹次檢測中,壹名學生的病毒檢測呈陽性。


杜蘭戈的劉易斯堡學院(Fort Lewis College)負責學生事務的副校長傑夫·杜邦(Jeff Dupont)說,遷入校園的大約1400名學生都接受了COVID-19檢測,另外還有400名不在校園居住的學生。然而,兩到三天之後才拿到測試結果,這意味著學生們在知道自己是否感染之前就搬進了宿舍。杜邦公司表示,學生們被要求待在自己的房間裏,直到他們得到結果,並提供外賣。




自8月17日以來,路易斯堡學院進行了1,845次檢測,截至周四(8月27日),17次檢測呈陽性。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