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媽組成專業選務義工守護民主選舉英雄

2020美國大選大局已定,大多由平均年齡60歲「美國大媽」組成的選務義工,以「開得慢但要開得正確」的專業,進行這次挑戰重重的投開票,被學者譽為「選舉英雄」。


「選舉英雄」是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學者祈凱立(Kharis Templeman)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對全美選務義工的稱讚。


儘管不像台灣的選務工作人員在開票時亮出一張張選票「守護民主」,新聞畫面中的美國選務義工小心沈著。祈凱立說,外人很難察覺出他們屬於哪個黨派或政治傾向,能夠比美台灣的選情之夜在開票所自發式監票的「歐巴桑式民主」。


功不可沒的美國選務義工幾乎是「大媽」組合,根據國家廣播公司(NBC)新聞報導,2018年有58%的選務義工平均年齡超過61歲。


義工年齡層處於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感染的高風險族群,曾一度造成選務籌備過程的緊張。所幸今年有較多年輕人加入義工行列,投票日當天投票所作業能看到「老鳥帶小鳥」的畫面。


「就某種意義而言,美國的選舉管理制度和台灣一樣,依靠著地方層級的選務人員以良善和專業的精神來確保選票的正確計算。」祈凱立認為,儘管有許多批評,且部分州的得票數因為太接近而必須重開票,卻是他看到美國選舉史上最好的一次計票。


選務義工多為平凡的勞工階層和學生,每天16小時的工作所得大約200美元(約合新台幣5713元)。他們到投票所服務的初衷是基於公民義務和社區服務。而美國人到投票所投票時,看到鄰居、認識的朋友在現場服務,會對這個民主制度的設計感到親切與信賴。


「太驚訝了,台灣和加拿大朋友竟然比有些美國人更了解喬治亞州(Georgia)或亞利桑那州(Arizona)某個小鎮的選情變色…」不停更新網站、放大地圖,盯著選舉結果,又看似沒有新結果,這些網路行為是過去近一個星期關心美國總統大選民眾的焦慮表現。


曾以學者身分多次到台灣觀察選舉的祈凱立指出,「高壓」是2020美國大選的特色之一,更彰顯選務義工功的價值。美國沒有所謂的「中央選舉委員會」,選舉制度與選舉法都建立在地方政府的基礎,呈現各州的差異,一個州的開票結果出爐後,仍要等其他49個州都有結果才算完整。


「老派、過時」,祈凱立不諱言,「選舉人團制度」是美國選舉最大的問題,「反民主的制度,早該在200年前被淘汰」。


他比喻台灣過去的國民大會代表(國大代表)近似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台灣已經實施全民直選值得珍惜」。祈凱立希望能以選民身分,「一指消滅選舉人團制度」。但他坦言,美國缺乏改變的共識、困難重重。


「可以想像今年美國人的感恩節餐桌上,氣氛會很緊張。」大選落幕,但和台灣激情的政治氣氛相仿,他告訴記者,大家庭的美國人也會為了支持不同政黨候選人起爭執,「父母、祖父母和叔叔、阿姨是堅強的川普支持者,小孩是激烈的川普反對者」。


「即使可能存在政治立場上的分歧,我們仍然維持長期的家庭聯繫。」祈凱立表示,民主提供了改變領導階層的機會,換領導人創造了全新的政治動能,關注力的移轉有可能會意外地給美國政治一個健康的影響力。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