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神的話語在我心中迴響

對於信仰,我講不出什麼大道理,我信主是希望有一種依靠

杜日昇和卞秀英夫婦是最初來到喜樂活動中心的長輩,夫婦二人豁達開朗,欣然接受我們的採訪;出乎意料的是主要講述者竟然是平時話語不多的杜先生。


我們是04年到美國來的。以前也來過。那是1995年的事了。當初到美國的時候就發現腎臟有毛病,那個時候啊,沒有醫療保險,就趕快回中國了。初步診斷呢是尿毒症。隨後女兒就安排我到南京軍區總醫院住院治療。住了40天的醫院就痊癒了。出院的時候,體質很弱,渾身乏力。經過再次檢查,才發現還有腎結石。檢查的過程非常痛苦,腎結石竟然有卵石那麼大。

幾天后,我再去醫院做檢查,就是尿道插管檢查,結果令人非常吃驚。腎結石竟然不見了。真是一種奇蹟,我認為這是一種恩典,是信仰的歷程結出的果實。


從醫院回到老家。常常可以遇見以前單位的一些同事,他們驚訝的望著我說。你還活著。某某某幾年前就去世了。我慶幸自己還活著,沒有被疾病所擊倒。


我是1995年接觸基督教的。是美國阿拉巴馬州的一個教會;第1次去教會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女兒帶我們去。反正在家裡面也閒來無事,就去看看。當然在我信仰基督教之前,還有個小插曲,女兒在美國的時候經常給我們寄一些明信片,裡面都是一些關於喜樂和祝福的語言,還有聖經裡面的一小段經文,當時也不明白這是神的話語。我們是共產黨員,也是堅定的無神論者。那些關於上帝和神的字眼離我們很遙遠。因此,女兒給我們的明信片上的一些關於神的話語,我們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記得第1次去教會的時候很多人過來祝福我們,無論是同齡人還是年輕人,向我們宣講信仰的意義,諸如耶穌道成肉身,臨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免除罪孽。當然還有一些有關平安和得救的道理。為此我還和一位姓黃的先生展開了辯論。 “你把你們的神說的那麼好,你看得見摸得著嗎,而馬列主義是一種歷史事實,作為一種思想傳播廣泛,並且實實在在的產生了結果,今天的中國是最好的證明”。 "“你們信仰上帝,信仰神沒有依據。 ”


但是漸漸的接觸多了,也就了解了一些道理,理解了一些關於生命存在的意義和生命的歸宿,特別是不再恐懼死亡。對我來說有一種特別的感受,就是不僅可以信靠耶穌還可以呼求阿爸父,和他對話,讓他聆聽你的聲音。比如孩子受了傷,或者是摔跤了,他可以呼救媽媽,希望媽媽安慰和照顧她,我們也像孩子一樣有呼求的對象。


每次上教會,雖然牧師和兄弟姐妹講的話都很有道理,然而給我的感覺總是半信半疑的,但是神卻一直在改變著我們,在人生地不熟的國度,讓我感受著神帶給我的溫暖,期待著星期天主日的到來。


我真正有信仰的時候快70歲了,身上有不少疾病希望得到醫治,然後就信主了。信主,就是相信他能救自己,聖經不是記載,瞎子能看見,瘸腿的人子能走路,死人能複活嗎?因為神的大能和他的恩典廣闊無邊,我們的罪得以赦免,可以自由的邁入天國。


對於信仰,我講不出什麼大道理。從內心裡邊來說。我信主是希望有一種依靠。 ?共產黨能救我嗎?馬克思也不能救我。但是神卻能救我。我在這把年紀,患上了尿毒症和腎結石這種很難被治癒的疾病,有一段時間生活在恐懼和害怕中,我自己總是告誡我自己有依靠總比沒有依靠好,在我生命中最困難的時候,我就信主了。當然在治療的過程中,我已常常禱告。雖然我記憶力不好,讀書不多,但是我的禱告卻簡單而樸素。重複說 “我把自己託付在你手中,神啊,快來拯救我”

杜先生微微閉上眼睛,輕輕的朗誦主禱文:


我們在天上的父,

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

願你的國降臨,

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如同行在天上。

我們日用的飲食,

今日賜給我們。

免我們的債,

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

救我們脫離兇惡。

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

直到永遠。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