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與病毒共存 美國口罩背後的文化戰爭


「可是瑞凡,我回不去了。」這句電視劇經典台詞,似乎很能貼切形容現今世界。當COVID-19籠罩全球兩年多,我們熟悉的世界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疫情之前的日子好像回不去了。


就好的方面來說,更普遍的居家工作趨勢,為許多美國人帶來更有彈性的生活模式,不僅省去通勤,獲得與家人更多的相處時光,很多人就此搬離高消費、高房租的大城市,追求更好的生活品質。


當疫情散去,這種更人性化的生活與工作模式,似乎是很多人想要保留的「疫情副作用」,回不去也沒關係。


可是,除了上述這還算正面的副產品,美國兩年多來,幾度走過疫情高峰、染疫死亡人數累計100萬,更多疫情限定的生活習慣令人急於甩掉。疫情一趨緩,很多人毫不考慮,馬上與它說再見:例如口罩,與隨之而來的政治與社會對立。


美國這一場疫情,有如經歷過一場口罩戰爭。兩年多來,美國人從原本幾乎不戴口罩,一點一點從頭學習;疫情進入第2年之後,餐廳商場等公共場合幾乎是大部分人配合戴上口罩。


雖然如此,戴口罩始終是多數美國人逼不得已的選項。今年春天之後,隨著疫苗普及、Omicron輕症化趨勢,各州陸續取消室內戴口罩的強制規定,4月大部分航空、鐵路和客運共乘平台Uber和Lyft等交通運輸業已把戴口罩列為乘客的自主選擇。


回顧2020年6月,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在美國爆發3個月,加州洛杉磯郡的防疫指揮官費瑞(Barbara Ferrer)發表聲明,她與衛生局團隊推動防疫,收到謾罵與死亡威脅,「我在線上疫情簡報時,有人留言要槍殺我」。


2021年1月疫情高峰,病毒威脅與反口罩陣營的抗拒程度似乎一樣高。當時在市區,幾十人無視防疫規定,拿著「口罩納粹」的標語闖進超市、賣場、購物中心,裸露口鼻向路人喊叫「脫下口罩」。


疫情籠罩下,口罩變成人際衝突的引爆點。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統計2021年到2022年4月,美國機上乘客違規事件有7062件,其中4997件跟口罩有關。最常見的是乘客堅持不戴口罩,不服規勸毆打空服員、大鬧班機。


內華達大學教授凱默邁爾(Markus Kemmelmeier)去年7月發表一篇研究,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出發,探討在COVID-19疫情期間,美國人對於戴口罩防疫這件事的態度分歧。這篇研究認為,口罩這項防止空氣傳染病菌的工具,在美國特殊的文化環境之下,呈現出了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保守派和自由派等文化面向的分歧。


疫情期間,儘管美國民眾多數已經習慣出門上街戴口罩,但在心理層面對於口罩的接受程度與看法各不相同,成為政治上的攻防焦點。


美國社會對防疫措施的意見分歧,主要來自政治立場不同。政治傾向保守的人士比較不願意戴口罩,對口罩大多抱持負面態度。在美國南方的幾個州,戴口罩甚至被認為是對一個人公眾形象的破壞,損害了個人的尊嚴與權益。


凱默邁爾提出心理學領域中關於美國榮譽文化(Culture of Honor)的分析,探討反對口罩陣營的心態。


榮譽文化源自美國南方,大多來自經濟弱勢、法律約束力較低的地區。榮譽文化鼓勵個人展示強悍與力量,強調個人獨立自主,雖不主動侵犯別人,但一旦聲譽或利益受到威脅,不惜用武力攻擊回應,以達到恫嚇效果,防止別人侵犯。


凱默邁爾認為,對某些根深蒂固信仰榮譽文化的美國人來說,一個人戴了口罩,等於在病毒面前承認自己不堪一擊;戴上口罩等同展示軟弱,這時口罩不再是防疫工具,反而是一種對個人外觀形象的威脅。


再加上政治立場的不同,看待疫情的出發點也大不相同。自由派的美國人認為病毒是迫在眉睫的公共危機,政府與社會全體都要上緊發條,嚴陣以待。


但保守派美國人傾向認為,疫情沒那麼嚴重,不必過度反應,反而批評公衛專家,認為防疫措施大多無效,他們擔心政府管太多的程度遠大於對病毒本身的擔憂。

0 views
  • Facebook Social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