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交水稻畝產首破1000公斤 袁隆平:結果滿意 向每公頃20噸目標努力


【綜合報道】由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團隊研發的第三代雜交水稻首次專家測產結果在10月22日在位於湖南長沙的中國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發布,第三代雜交水稻新組合試驗示範衡南基地平均畝產達到1046.3公斤。這是第三代雜交晚稻畝產首次突破1000公斤。

袁隆平表示:“這個結果我滿意。我們在湘北、湘中、湘南都有實驗田。力爭2020年通過湖南省審定,再向全中國推廣,做更大面積示範和種植。” 未來將向一公頃產20噸(即畝產1333公斤)的目標努力。


袁隆平團隊超級雜交稻技術截至目前經歷了三代。第一代為以細胞質雄性不育為遺傳工具的“三係法”。第二代為以光溫敏雄性不育為遺傳工具的“兩係法”,這也是現下超級雜交稻的主流育種法。不過,兩者各有缺陷:三係不育系配組受局限,兩係不育系繁殖和製種存在風險。

第三代技術,則有效地解決了前兩代育種法的缺陷,並“遺傳”了其優點。所謂第三代雜交水稻,即利用普通隱性核雄性不育係為母本,以常規品種、品係為父本配製而成的新型雜交水稻。袁隆平認為,這是未來水稻雜種優勢利用的一條理想途徑。


專家認為,這些第三代雜交晚稻組合優勢強,有望帶來產量上的重大突破,成為全球水稻種植的新“福利”。


“茫茫稻海”裡的相遇不再靠運氣


儘管畝產1046.3公斤並不是產量新紀錄,但第三代雜交水稻潛能巨大。


“以我們目前掌握的技術來說,第三代雜交水稻的畝產達到1200公斤甚至1300公斤,不是難事。”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科研處處長趙炳然說。


“第三代技術是以遺傳工程雄性不育係為遺傳工具的。可以說,它讓雜交水稻實現了真正'婚姻自由'。”湖南雜交水稻研究中心研究員、第三代雜交水稻項目主持人李新奇用了一個特別形象的比喻對此進行解釋:利用第一代技術培育出一個優秀的雜交水稻新品種,就好像在成千上萬個水稻材料中,只有A和B才適合“結婚”,而B還藏在“茫茫稻海”裡,若要相遇,不僅需要耗費很大的精力,還需要很多運氣。到了第二代技術,A可以和其他所有水稻“結婚”,雖然選擇面大大提高,但不能保證後代的優良。而第三代技術,不再是只為A服務,它讓所有的水稻,在理論上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另一半”,並產生優良後代。


袁隆平曾在多個場合表示,第三代雜交水稻不僅兼有三係不育系育性穩定和兩係不育系配組自由的優點,同時還克服了三係不育系配組受限,兩係不育係可能因天氣原因導致制種失敗和繁殖產量低的缺點,在任何地區任何時候都是穩定不育的,且制種和繁殖都非常簡便。


改掉壞毛病,做個“好孩子”


“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對自己“孩子”的性格十分了解,一直想方設法治療它們的“先天缺陷”。如果以老百姓的標準來衡量,前兩代雜交水稻最大的毛病就是“貪吃”和“傲嬌”:喜歡大肥大水,一旦“供食”不足則產量平平;對生態環境和種植技術“挑剔”,導致普通農民“駕馭”不了,靠“專家種田”獲得的高產,難以全面從試驗田走向農民糧倉。


第三代雜交水稻終於改掉了這兩個壞毛病。衡南縣農業農村局幹部、清竹村基地項目負責人甘宗恆說,清竹村當地的種植環境並不特別,海拔不到百米,他們也沒有對田裡的水稻過分精耕細作,不管是播種移栽、田間管理還是病蟲害防治,使用的技術和投入的精力與普通農民正常種植差別並不大。


“和我之前種田可以說一模一樣。”當地農民陳太佳是種了十多年水稻的“老把式”,這次全程參與了測產水稻的種植。他說,以施肥為例,施的都是常見的氮磷鉀肥,“飯量”也和普通水稻每畝40公斤差不多,分蘗、揚花和灌漿這些水稻生長的不同關鍵時期都不需要“特殊照顧” 。


“撥快”生長期的前進鍵


“這次測產結果可以說令人振奮。”趙炳然介紹,除了試驗點的土壤、海拔和氣候等環境都不是事前精心選擇的“良態”,而是接近於大部分普通農田外,這次測產的組合為晚稻,與前兩代雜交水稻測產基本上以中稻為主相比,生長期縮短了1個多月。


“第三代雜交水稻最重要的一個特性就是縮短生長期的同時又保持了較高的產量。”專家測產組成員、中國水稻所副所長錢前表示,過去我國一些高產雜交水稻品種,從播種到收割,需要160天甚至180天,而這次測產組合只花了125天左右。 “生長期縮短最大的好處,就是減少了農藥化肥等投入品的使用,節約了資源成本、提高了生產效率。”錢前認為,如果從單日產量來看,這次接受測產的G3- 1S/親19表現“十分突出”。


縮短農民的生產田和科學家的試驗田之間的產量差距,是能否得到廣泛推廣的關鍵因素之一。 “中國目前水稻平均畝產在500公斤左右,普通農民在一般條件下種植一些優秀的第二代雜交水稻品種可以達到600到700公斤的畝產,但在同樣種植條件和環境下,第三代雜交水稻的畝產可以達到800公斤。”李新奇說。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