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易絲 · 格麗克:她的詩如詠嘆調蔓延於塵世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路艳霞 李俐

从 1901 年第一届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法国 作家苏利·普吕多姆,这一奖项已走到第 120个年头。北京时间10月8日晚7时, 瑞典皇家文学院宣布将 2020 年诺贝尔文 学奖授予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这是继鲍勃·迪伦之后,时隔 4 年诺贝尔文学奖再次颁给了一名美国诗人。

露易丝·格丽克获奖理由为——“她充满诗 意的声音,朴素的美使个体的存在具有普遍 性。” 露易丝·格丽克是美国桂冠诗人,曾获普 利策奖、国家图书奖、全国书评界奖等。 她 1943 年生于一个匈牙利裔犹太人家庭, 1975 年开始在多所大学讲授诗歌创作,现任教于耶鲁大学。露易丝·格丽克 1968 年 出版处女诗集《头生子》,至今著有十余本 诗集和一本诗随笔集。从《阿勒山》和《野 鸢尾》开始,格丽克成了“必读的诗人”。

“完全没想到她能得奖,但她绝对是实至 名归。”格丽克诗集的中文译者柳向阳表示, 自己是因为特别喜欢格丽克的诗,才开始从 2006 年正式翻译,“她是一位非常有个性 的诗人,也是美国诗歌界一位重要的诗人, 找到她不是一个特别难的事,但是当时翻译出版诗集还是比较难的。” “露易丝格丽克的诗像锥子扎人,扎在心上。”柳向阳回忆,他在最初读到格丽克的 诗时,“仅仅两行,已经让我震惊——震惊 于她的疼痛。”格丽克的诗作大多是关于死、 生、爱、性,而死亡居于核心。在第一本诗 集中,她即宣告:“出生,而非死亡,才是 难以承受的损失。”所以,在柳向阳看来, 格丽克的诗给人一种特别冷、特别酷的感觉, 同时,“她的诗是回归古希腊传统的,非常 难得。”

柳向阳透露,目前格丽克百分之九十的作 品都收入了已出版的两本诗集中。在中文译 本的序言中,柳向阳曾写到,格丽克诗歌的 一个重要特点就在于她将个人体验转化为诗歌艺术,换句话说,她的诗歌极具私人性, 却又倍受公众喜爱。但另一方面,这种私人 性绝非传记,这也是格丽克反复强调的。她 曾说:“把我的诗作当成自传来读,我为此 受到无尽的烦扰。我利用我的生活给予我的 素材,但让我感兴趣的并不是它们发生在我 身上,让我感兴趣的,是它们似乎是......范 式。”实际上,露易丝格丽克也一直有意地 抹去诗歌作品以外的东西,抹去现实生活中 的作者对读者阅读作品时可能带来的影响, 而且愈来愈决绝。柳向阳说,比如,除了 1995 年早期四本诗集合订出版时她写过一 页简短的“作者说明”外,她的诗集都是只有 诗作,没有前言、后记之类的文字——就是 这个简短的“作者说明”,在准备中文版过程中,她也特意提出不要收入。柳向阳曾希望 格丽克为中文读者写几句话,也被谢绝了, 她说她对这本书的惟一贡献,就是她的诗作。

露易丝格丽克获得诺奖后,顿时在国内诗 歌界引发热议。诗人周瑟瑟重温起过往的阅 读记忆,“2015 年时我第一次读到了她的诗 作,她的写作曾经让我着迷,我很喜欢她女 性细腻的感觉。一个诗人给世界带来的并不 一定是撕裂与绝望,她给我带来的是对事物 新的认识,在全球疫情灾难中,她的诗也许 会有疗伤与抚慰的效果。”

《诗刊》主编李少君表示,由于翻译家柳 向阳的出色翻译,露易丝·格丽克的诗歌在 中国诗歌界广为人知,“我同意诺贝尔文学 奖颁发给她的理由,‘因为她无可挑剔的诗 意之声,以朴素的美感使个体的生存普遍化,’ 这样的品质如今非常难得,情感洋溢于日常 生活,平静的叙事蕴含诗意。”李少君认为, 她的诗歌,既有抒情,也有叙事,更有人生 叹息,咏叹调一般蔓延于尘世。

露易丝·格丽克的中文译本在国内并不多 见,世纪文景推出了她的两本诗集《月光的 合金》和《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 要》。世纪文景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两 本诗集都出版于 2016 年,当时出版也是源 于译者柳向阳的极力推荐。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