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開春,葉淑蕙以鏡頭寫日記



文=李碧華

攝影=葉淑蕙


三月開春,百花齊放,以鏡頭寫日記的攝影詩人葉淑蕙帶著多年在山水間的攝取意象,即將在台南舉辦攝影展, 從影像、文字到音律,展現了對大地底蘊的無限風情,詮釋出柯錫杰大師所說的「攝影之眼」。為了釋放長期積累的工作壓力而重拾相機以專注深情的投入,讓原創如詩,攝影藝術獨樹一格。

「漫長的春風秋雨歲月中,所幸有美麗的海天山水撫慰,抒解鬰結,成為心靈的搖籃。」一有空就親近無言却有情的大海、大山與大地,逐漸撫平了曾經受困的傷痕,按鍵之間隨取隨得,隽永的佳作顯現別出心裁的觀照和品味,替一個農婦無聲的道出千言萬語。

回望青春往事,歷歷如昨。自忠狗LaLa動了黑色素瘤手術後,葉淑蕙更心疼地挪出時間陪伴散步而趁機放下紛擾的雜事俗務,專心攝獵路途上那隨著四季晨昏變化的心曠神怡,留取因邂逅而感動的光與影⋯更幸運的,這被鏡前景緻悸的動期間,能與攝影大師柯錫杰先生近距離接觸,在大師人生謝幕前三年陪伴左右而受到深度薰陶。大師告訴葉淑蕙,如果要成為一名獨特的攝影者,必須要擁有一雙比許多人敏銳而能覺察美麗景物的眼睛。「我受惠、我領會、我試著練習、我感恩。」這段師生情緣,永遠銘記在心。

大師指導後的掌鏡,果然心領神會的攝出驚喜的構圖和捕捉住的色彩。鏡頭日記創辦人王宏任形容葉淑蕙,往往快門下,記錄的是掌鏡人的心思,甚至是曾經的閱歷,而影像記錄的便是生命交會下的激盪。一張美好的作品,會以巧妙的幾何和色彩構圖,表現出自然的張力,吸引周圍的目光;而影像裡的內容,又能表達故事裡,特殊與眾不同的味道。


天地儀態萬千,成為葉淑蕙取景的尤物,拍出與眾不同的仙姿與靈韻,以殘莖枯葉顯現米羅意象,處處耐人尋味。苑裡小鎮〈玩米主義〉主建築則漂浮在稻浪上,簡單樸實的清水模建築,伴著有機種植與有機生活,群鴨田間嬉戲,在葉淑蕙的掌鏡下,充滿生機。

從農婦到詩人


葉淑蕙一身的書卷氣像老師而毫無鄉土味的外省第二代,卻是濱海小鎮苑裡居住40年的任勞又任怨的「農婦」,對農事自有一份從陌生到熟捻的情癡,以一台鐵牛車及一棟鐵皮屋創立「山水米」品牌,汗水灑在稻禾中。回想由台北三重初嫁苗栗,「圖」的是一份公務員的安定,那曾料到命運如此弄人,婚後跟著丈夫創業,盡責與勞動粗活為伍。

「一竅不通的我草創了碾米事業,是幸運?是奇蹟?還是天道酬勤的奬勵呢?」台語流利的她思及創業艱辛的前塵往事,幾度哽咽,舒壓與寵愛自己的方法就是扛起相機走向山巔水湄寫日記,攝取心中所思所念,無心插柳攝出一本攝影集及一個攝影展,還有無數的爬山涉水之夢。


老天垂愛認真又勤奮的女人,承接的家族稻米事業因文創發想而轉型成功,未辜負半生勤奮,鐵皮屋變身品牌聳天而立的大型米廠,田中央也築起千坪大宅。造訪名聞遐邇的稻米王國那天,綠黃相間的稻浪層層翻飛,電影「唐頓莊園」的英式華麗鮮明的進入眼簾,鐵鑄大門像電影場景般緩緩拉開,樹海與綠草圍繞著古典洋樓,以懷舊紅磚繫住古早摩登,葉淑蕙的優雅一如瑪麗皇后,只是,換成穿牛仔褲的台灣農村皇后。


從務農到攝影,她想通了建築大師萊特名言,「 研究大自然,熱愛大自然,接近大自然,它永遠不會令你失望,」也領會梵谷所說,「大自然不是你要去拜訪的地方,它是你的家,」梭羅名言,「我去森林裏走了一趟,出來後,覺得比那些樹還更高大。」更時刻縈繞心頭,隨時惕勵自己。


敏銳的雙眼,心靈的棲息


許多朋友同聲讚嘆,葉淑蕙有著比多數人敏銳的雙眼,總能覺察美麗景物,拍出構圖完整而乾淨、角度到位而獨特的照片。結交了不少知名的攝影家、藝術家、音樂家及文學家更啟動才華的延伸,深化了攝影作品的細膩與獨特的視野。尤其,作品能夠讓人感覺舒心自在,也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感性共鳴,在同一塊土地生命裡成長的鄉親藉著葉淑蕙的靈魂之窗,在時空中找到了心靈落腳的棲息之處 。

文學前輩費文語重心長告訴她,隨著攝影展而印製的攝影專輯共放置108張照片,張張精彩,自成一家。這個數字,在古人的想法中,代表著極度的尊貴與崇高。佛教界認為,人生有108種煩惱,念佛時用的佛珠也正是108顆,表示斷除108種煩惱。每年除夕夜,法鼓山的撞法華鐘儀式也是108響,讓信眾聆聽悠揚的鐘聲時,辭舊迎新,祈禱平安。

按鍵剎那間,「蕙」眼獨具的的絕美!


陽明山麓的禪林景色秀麗優美,葉淑蕙多次參加祖師禪林的「一日減壓生活禪 」。佛家有個說法:世尊開示三千弟子各得其解,同樣一幅照片,每個觀賞者也都以自己的生命經驗來詮釋。荷葉照看到禪味,那是在水中的一片荷葉,有幾處歲月滄桑的缺口,但承托三顆飽滿的水滴,透著光,展露出晶瑩剔透水晶般的生命力。


金秋的華麗氣氛,也反映出葉淑蕙內心的安然自若,傳達山水相依的高昂意興,用鏡頭譜寫美詩篇篇!〈拾薯夕陽下〉,一群大人小孩在收穫後的田裡撿拾農作物,背光不清晰,夕陽將手中的塑膠袋穿透成為一個個散列在暗黑田間的紅燈籠,場景活跳了起來,恰似當代版的拾穗者,巧妙掌握逆光又借光的角度,譜出幸福又滄桑的詠嘆調。


海巿蜃樓的奇景可遇不可求,一系列的海天攝像竟出現令人驚豔的「蜃景」,拍出海水折射日光後,呈現如杯弓蛇影、水母般的彩影。多少藝術家費盡巧思渴求的畫面,卻在按鍵剎那間,就「蕙」眼獨具的一氣呵成,看到別人看不到的絕美!


牧歌式的浪漫


東皋薄暮望,徙倚欲何依?

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

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

相顧無相識,長歌懷採薇。


在攝影作品中,葉淑蕙表達出,古代文人總是在辭官或被貶謫後,於隱居期間寫出令人回味的詩篇,王績這首詩也作於辭官後隱居絳州龍門東皋(今山西河津)之時。皋,指水邊低地,王績為排遣內心的愁悵,常遊走於東皋及北山之間,頗能呼應攝影師本身的日常。但詩文流露的孤獨、抑鬱和百無聊賴的彷徨感,幸好未出現在自己的作品上。

畢竟,「樹樹皆秋色,山山唯落暉 」氣氛富麗;「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 」也呈現一種牧歌式的浪漫;「相顧無相識,長歌懷採薇」又可化作驚喜不斷的天真與玩興!葉淑蕙是一位天才型攝影家,過去的苦難與歷練,全為了充實現今的深度與高度。



230 views
  • Facebook Social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