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經濟學家警告 疫情恐讓不平等惡化



曾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者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暴露出既存不平等現象,倘若不改革,情況恐會進一步惡化。


75歲的安格斯迪頓出生於英國蘇格蘭,於2015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他曾就讀於愛丁堡斐特思公學 (Fettes College) ,在那裡他是基金會學者,並在劍橋大學贏得了他的學士、碩士以及博士學位。


他在英國就展現了過人的計量才華。他在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的影響力無人可比。為普林斯頓大學世界級微觀經濟大牛(計量經濟學雙塔之一),美國經濟協會(AEA)前主席,著作等身,獲獎無數,包括Frisch Medal(獎給Econometric近五年最佳論文作者)。


因對貧窮及健康議題的洞見而為人稱道,現任教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


他接受法新社訪問時,呼籲改革美國醫療體系及全國大型科技公司的勢力。


迪頓說:「有人把疫情大流行比擬為X光機,讓既存不平等現象變得更加透明。」


「我們之中多數受過教育的人,擁有幾乎可以同樣方式繼續進行的工作,我們在(會議軟體)Zoom上與人交談,我們跟原本一樣領薪水。」


然而受過較少正統教育的人,通常是「面對冠狀病毒疾病冒著生命危險提供必要服務的勞工。或者,如果他們不是提供必要服務的勞工,就有可能失業」。


迪頓表示,在美國,沒有大學學位的人群死亡率升高,而有大學學位的人,死亡率則下降;此外,「因冠狀病毒疾病而病故的非裔美國人死亡率,比白人高得多」。


迪頓說,靠這些因素無法預測會發生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後席捲全美的抗議浪潮,「但你我都不能說,這與冠狀病毒疾病毫無關聯」。


佛洛伊德5月下旬在美國明尼蘇達州涉嫌使用偽鈔購物,一名趕來處理的白人警察以膝蓋壓制他的後頸近9分鐘,佛洛伊德最終喪命,引爆全美反種族主義及反警察暴力示威潮。


迪頓對疫情最終能迫使美國進行醫療體系改革抱持希望,因為「人們將會體認到這已經不可能再依然故我了」。許多染疫康復的人最後會受困於大筆的醫療帳單。


他還擔心高失業率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也擔心大型科技公司興盛的同時,會有許多企業破產;他警告,有越多壟斷型企業,國內生產毛額(GDP)就越會流向資本家,必須改革才能分拆大型科技公司。


數十年來生產持續超過消費需求,各國靠著借貸支撐消費、勉強避開全球衰退。為何會有此種情況?原因在於全球財富日益集中在富豪手上,其餘民眾全遭犧牲。富豪的品味不管再奢華,能購買的東西有其極限,無法靠著消費創造工作機會,提高其他人的薪資。


正是因為如此,全球金字塔頂端 1% 家庭,平均有 40% 收入用於儲蓄。相反地,底端 90% 的家庭,只有 5% 或更少的收入用於儲蓄。


民眾相對於自己所生產的商品來說,收入越來越低,他們的花費被用來積累富人資產。唯有消費持續成長、能吸收多餘供給時,投資才有價值。如果工人買不起自己製造的商品,必須借貸才能讓需求高到足以吸收全球生產。沒有債務,消費將減少、賣不掉的貨物會大增,企業將倒閉、失業率也會飆升。


這是個脆弱的系統,經濟學家 Michael Kumhof 等人發現,1920 年代和 1980~2007 年間,美國收入過度集中和家庭負債飆高,兩者幾乎完美連動,最後都爆發金融危機。經濟學家 Atif Mian 等人也發現,1980 年代以來,富人的過度儲蓄幾乎全來自其他人的大肆借貸。倘若收入較為平均,老百姓根本無需背負大量債務。貿易讓許多產能過剩的國家,能夠把商品倒往其他國家,躲避負債和失業率提高的問題。但是疫情之下,財富過於集中的問題可能會被曲解為利益衝突國家的紛爭,激化國際貿易爭端的可能性。

  • Facebook Social Icon
SIGN UP AND STAY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