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研究稱2%的“超級傳播者”攜帶90%的COVID-19病毒



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對7.2萬多份測試樣本進行的一項新分析表明,少數具有超標病毒負荷的“超級攜帶者”可能是大部分COVID-19病毒傳播的原因,而大約一半的感染者在診斷時根本不具有傳染性。


第二項相關的研究進一步證實了病毒載量,即一個人攜帶的病毒顆粒的數量,驅動著傳染的想法。該研究發現,在住在宿舍的大學生中,只有五分之一的人檢測結果呈陽性,並感染了他們的室友。而他們攜帶的病毒量比那些沒有傳播病毒的人高出近七倍。


分子、細胞和發育生物學教授、第一項研究的資深作者Sara Sawyer說:“這些研究的啟示是,大多數COVID患者不會讓其他人生病,但少數人卻讓很多人生病。如果你在晚餐時沒有一個病毒的超級攜帶者坐在你附近,你可能會沒事。但如果你碰到了,你就不走運了。這是一個輪盤遊戲,所以你必須繼續小心。”


對於這些研究(迄今為止最大的研究無症狀人的趨勢的研究),研究人員分析了8月17日至11月25日期間從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學生和一些教職員工那裡收集的唾液樣本。


宿舍樓的無症狀學生被要求每週進行檢測,使用一種免費的、基於唾液的高敏感度篩查測試,稱為逆轉錄-聚合酶鏈反應,它可以檢測和量化導致COVID-19的病毒的遺傳物質。


秋季,在從無症狀人群中採集的72500份樣本中,發現了1405個COVID-19病例。 Sawyer表示:“這些樣本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們都是來自沒有症狀的受感染者--所有這些看似健康的人的快照,你認為它是安全的。”


Sawyer和她的團隊量化了這些樣本中每個樣本所包含的病毒顆粒或病毒體的數量,將其繪製出來,並與住院病人的樣本進行比較。他們發現了一些令人驚訝的模式。首先,無症狀樣本中的病毒負荷分佈與有高度症狀的病人的病毒負荷分佈沒有區別。


Sawyer表示:“這意味著症狀很少能告訴你一個人的身體裡發生了什麼。其中一些無症狀的人攜帶的病毒量與在醫院病床上插著COVID的人一樣高。”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所有COVID陽性者中僅有2%攜帶90%的循環病毒。一個攜帶量最高的學生攜帶了5%。


同時,大約一半的陽性者的病毒量非常低,他們可能不再攜帶活病毒--相反,他們可能只是從正在修復的組織中脫落的病毒碎片。因此,他們可能沒有傳染性。“這提供了另一個例子,說明為什麼你不一定需要可能需要更長時間處理的超級敏感測試,”研究共同作者、生物前沿研究所主任和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調查員Roy Parker說。 “即使是更快但不太敏感的測試也能發現所有有傳染性的人。”在第二項研究中,研究人員使用相同的樣本來探索一個室友感染另一個室友的頻率。總共有1058名住在宿舍的學生測試呈陽性,佔人口的16.5%。

單人房的學生被感染的可能性約為一半。但這並不是因為病毒在室友之間傳播。以前的研究表明,獨居的學生往往有較少的社會接觸。

值得注意的是,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在允許學生在秋季有室友的同時,要求被診斷出患有COVID-19的學生搬到專門的隔離宿舍住10天。

但是,通過篩查被標記的學生可能需要時間來獲得後續診斷,得到通知並搬出。


“人們可能會認為,在隔離前與另一名學生同住較長時間的學生會更有可能將病毒傳染給他們的室友,但我們沒有看到任何影響,”研究主要作者、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COVID科學主任Kristen Bjorkman說。


她說,這並不意味著隔離對病毒的傳播完全沒有影響,但它確實為那些想和其他人一起生活但擔心安全的人提供了一線樂觀的消息。她表示:“這對我們和其他大學來說都很重要,因為它告訴我們可以繼續提供校內住房和室友合住。”


這些發現也可能為那些收到COVID-19陽性測試並對與他們一起生活的人感到擔憂的人提供安慰。 Bjorkman表示:“人們對此感到很內疚,但我們的研究表明,得到一個陽性測試並不保證你會感染你的親人或室友。”


這兩篇論文都還沒有在同行評議的雜誌上發表。


總的來說,這些研究表明,在某些情況下,快速聯繫那些高病毒載量的人可能是謹慎的,並鼓勵他們迅速進行隔離。 Bjorkman表示:“這對防止大規模爆發可能有很大幫助。”



1 view
  • Facebook Social Icon